区块链从根本上重新塑造人与人之间,人与物质世界之间的关系

  上一讲中,我们深入探讨了区块链对一些基本问题的答案,包括对时间的答案、对空间的答案以及对能量的答案。在这一篇文章中,我们将从区块链作为基本工具的工具论方面切入。这个方面包括了它是怎样看待这个世界的:它使用了哪些工具,以及它使用了哪些方法?构造了哪些全新的博弈环境并形成了哪些新的博弈均衡态?这些方法也许和人们过去所知道的方法都不太一样,就像原始人无法理解一个现代白领的工作意义一样。这些玩法也是区块链的核心,需要人们去重新理解,积极参与的,并将从根本上重新塑造人与人之间,人与物质世界之间的关系。

  秘猿科技区块链小课堂第 9 期

  接下来让我们来了解一下,在整个新的商业结构里面还有哪些玩法是大家不熟悉的。

  区块链是软件开源运动所结出的果子。在以下这张图中左侧是软件开源,右侧是硬件开源。软件开源是从 1991 年的开源系统 Linux1.0 开始的。硬件开源也有很多。其中有一个叫做 RISC-V。在这里简单地介绍一下,因为这可能跟目前所说的内容有关系。RISC-V 是 CPU 的指令集。

  在个人电脑时代,只存在一个指令集。这个指令集叫做 x86。这个指令集是英特尔还有 AMD 公司正在使用的指令集。然而这个指令集是闭源的。并且这个指令集非常复杂。现如今它包括了几十万条的指令。现今个人电脑的英特尔制造的 CPU 用的指令集就是 x86 指令集。

  这种指令集有两个特点。第一,它的存在是闭源的。换言之,只有特定公司懂得如何编译这种指令集。第二,这个指令集非常的复杂。其中有几十万条指令。这么多指令是很难进行修改的。将这个指令集开源,其他人也看不懂;能看懂也不敢改,一改很可能就崩了。非专业人员很难对这些指令进行编译。这种商业模式给英特尔这些核心的芯片厂商带来了巨额的垄断利润。

  还有一个指令集。它是手机芯片的 ARM 指令集。编译这个指令集的公司是一家英国公司。这个指令集是有开放许可的。授权费用大概在 1000 万到 2000 万美元之间。有这个指令集的存在,谷歌开源的安卓系统才会大规模应用。安卓就是手机操作系统软件的开源。ARM 并不是开源,但是它是公开许可使用的。所以在国内可以看到众多厂商,只要它是一个大规模的公司,这些厂商就可以制做自己的手机,比如步步高的 OPPO 和 VIVO。还有很多家电厂商也可以做手机,比如 TCL。这是一种商业模式。

  这也是中国现在手机厂商能够通过自己努力去占领印度以及非洲市场的原因。印度人用的手机和非洲很多国家的人用的手机都是中国制造,但是手机的品牌大多数人在国内并没有没听说过。这种手机并不在中国售卖。它们不是针对中国人设计的产品。它们的设计理念是超长待机。超长待机是什么概念?这些手机充一次电可以用半个月。因为有些非洲国家的人时隔半个月才能找到可以充电的地方。所以这些手机不是为中国人设计的。但是人们会发现这个市场比原来宽松了许多。

  说完个人电脑和手机的指令集,我们现在来谈谈物联网时代的指令集。我们将RISC-V 称之为物联网时代的指令集。这是一个什么样的指令集呢?这个指令集是 2016 年加州伯克利大学专门研究指令集的教授做的。这个指令集的指令十分简略,基本指令控制在一百条以内。这个教授说:根据他多年对指令集的研究,这一百条以内的指令可以搭建出其它所有的复杂的指令。而且这个指令集是开源的。不知道大家对 IC 行业有没有了解。现在已经有很多基于 RISC-V 的芯片在流片了。也存在很多大的芯片生产设计厂商提出会支持 RISC-V。

  RISC-V 是专门为物联网设计的。它的指令集会达到 32 位甚至更小的 16 位,并拥有更低的耗能。在不远的将来,人们就会看到,过去的昂贵的嵌入式芯片很快就会被基于 RISC-V 的芯片全部替代。 这个改变是 2016 年才开始的,到现在为止也不到三年时间。因此这会是一个重大的机会。

  这个就是开源的玩法,我们看到大量的软硬件产品在进行开源,包括很多大厂的产品。以上提到的软硬件对程序员或者从事 IC 行业的人来说应该更为熟悉。这些软硬件都是他们日常在使用的。在这个过程中也许中间出现了很多误解,开源到底是什么意思?首先代码开源运动不代表着免费。代码开源运动被称为自由代码运动。任何人都可以使用这些代码,但是不代表这些代码是免费的。

  那么区块链和开源运动是什么关系呢?有这样一个说法:没有开源就没有区块链。原因是区块链创造的信任是基于代码产生的。这里存在误解。这个误解是就很多国内的公司不会宣传自己的做的区块链是开源的。很多人会问如果做的是区块链,为什么不开源?这些公司不敢对区块链进行开源的原因,我不敢妄自揣测。但是如果所做的区块链不是开源的,其他人就不能看到对应的代码。不能看到代码就不能证明这个是区块链还是一个 TPS 很高的中心化系统。因此不开源的区块链技术是无法在技术上实现区块链的增信的,你还只是在信任这家区块链公司而已。

  那么最早比特币的信用又是怎样一点点搭建起来的呢?原因并不是中本聪这个人。是因为中本聪长得帅还是因为中本聪有钱呢?其实都不是。当然也不是因为比特币的白皮书。很多人非常看重白皮书。白皮书其实没那么重要,白皮书就是一个 vision,它是一个编写出的梦想。

  对比特币的信任来自它的代码。这种信任是一步步建立的。到后来才有很多人开始觉得比特币可以信任。在这之后比特币才扩展成了一个网络。最后网络成型了,大家都愿意持续地在这个网络和网络的交易逻辑上进行投入。这种信任是基于代码增长起来的。

  比特币的代码在对量进行控制。代码也在对账户进行控制。代码允许用户自己对量进行控制并且对账户进行控制。这种信任是基于代码的。因此我想说黄皮书比白皮书重要无限倍。

  在 ICO 风潮出现之后,大家都会去看白皮书。这是完全错误的方向。正确的做法是去看它详细设计文档和代码写的如何。详细设计文档是什么呢?以区块链详细设计文档的著名代表,Garvin Wood 撰写的以太坊黄皮书为例,它的细节丰富完备,定义清晰严格,逻辑自洽,根据这个黄皮书的内容,以太坊白皮书的内容在设计上具有很强的说服力了,才会有人进行投资和支持。只有白皮书是无法证伪所提出来的愿景是可以在工程上和博弈关系上实现的。另一方面要看代码,代码已经基本完成并且已经开源,程序员们才能通过去 review 以及测试这些代码,在觉得代码是可行的,才会进行投资。这里要补充强调一点,并不是一个项目有了详细设计文档和开源代码,就一定是靠谱的项目,但是相对于一个没有提供任何可以证伪的材料的项目而言,有详细设计文档和开源代码的项目至少是走在一个有诚意的、科学的道路上。

  如果说有人想要做一个 ICO 投资的投资准入门槛或者说资格,他实际上应该做一个代码能力测试者。作为一个区块链项目的合格投资人,如果看不懂技术设计文档在写什么就什么也做不到。如果说一个项目的技术设计文档,或者说它的代码以及它的思路都没有做出来并且开源的话,这也很可能是一个失败的项目。

  区块链的核心点在什么地方?它的核心点在它的代码实现。也就是,它的设计能不能够实现它白皮书里面所提到的东西。别人要做的判断是它实现的难度有多大?它的障碍在什么地方?如果判断的依据都没有,只有一个愿景,那风险实在太大了。

  开源是一种商业行为。大家不要认为可以自由使用开源软件就是一件好事。其实不是这样的。开源软件的安全性是堪忧的。一套代码没有进行封装测试,没有人进行注释和写文档,是没有人敢用的。GitHub 为什么一直是全球最大的男性交友平台?它是面向程序员的,程序员在上面干什么?这个平台可以用来测试代码。测试结果 OK 的话,这套代码就可以用到其他系统中去。

  代码是需要测试的。一个人是有能力去确定代码是否可用,是否安全的。一套开源代码下载或者 Fork 下来之后就像从微软直接下载下来一样,就可以放心使用吗?并不是。在这个自由使用的过程中,开源者也会得到反馈。他可以通过这种免费的测试去修正自己开源的代码。这也是一种商业模式。

  希望大家能够理解开源并不意味着公司放弃了大量的利益来提供免费的代码。它不是一个慈善活动。

  以下这个图片是在说最近开源社区的企业可以进行估值了。这个社区就是 Red Hat。有的人已经把图片中的红色改成了蓝色。因为 Red Hat 被 IBM 以非常高的价格收购了。

  Red Hat 实际上是 Linux 社区孵化出来的一家软件服务企业。一家企业如果在使用企业级的 Linux,Red Hat 会给这家企业提供服务,包括刚才到的封装、维保、安全以及修改。这个服务很值钱。这其实是一个在开源社区里面孵化出来的一个可估值的商业模式。所以正经的区块链企业的代码应该都是开源的。而且要确定这个企业有一个技术社区。如果一个项目在技术社区中得不到认可,技术员都无法认同这些代码,这个项目就是不可行的。

  区块链的第二个玩法,叫做密码学与加密经济学,Cryptography and Crypto-Economics。

  非对称加密算法,也就是上文提到的私钥和公钥。其中公钥是可以公布的,是用来加密的,而不能用来解密。而私钥只有个人拥有,它是可以用来解密的。换句话说就是公钥只能用来加密,而私钥用来解密。所有人都可以拥有公钥,而私钥只有个人自己拥有,它是从来没向任何人传播过的,所以也不存在泄露的风险。非对称加密系统基于数学原理一部分是 RSA,RSA 是基于大质数的。比特币用的 ECC 是基于椭圆曲线函数的。

  通过哈希算法,不管是多长的一段明文,都可以得到一个等长的 256 位的 16 进制的值。这是一个单向函数。也就是说知道哈希值是不可能推出明文是什么的。还有一点,这个算法是一个很难碰撞的函数。数学上很难有两段有意义的明文,其哈希值是一样的。

  在去年的年初,谷歌用 SHA1 也就是最原始的哈希算法做了一次非常值得铭记的测试,碰撞出了两段有意义的明文却拥有同一个哈希值。谷歌基本动用了全部的计算资源才算出这个结果。

  所以说一旦拿到了一段明文的哈希值,就可以反向对照它的原文是什么,这个原文基本是唯一的,动任何一个符号都不行。这其实都是很古老的技术了。但是比特币把这些技术都结合在了一起,具体如何结合在这里就不赘述了。

  比特币除了应用这些数学方法以外,更大的创新或者说成功的地方在于它对博弈论的使用。这实际上就到了制度经济学的范畴。

  在比特币的启发下,现在业内提出来一个概念,就叫做加密经济学。加密经济学的概念是:密码学成为了工具。人们可以通过密码学的方法把各种商业交易固定起来。尼克.萨博(Nick Szabo)曾经说过,区块链是一块透明的琥珀。这块琥珀是不断生长的,会不断的把交易过程固定下来。当人们知道自己和别人的交易记录全部被透明地记录下来不可篡改的时候,人们对未来的行为预期就会被改变。这就涉及到了博弈论以及制度经济学。也就是怎么样运用加密的方法来达成新制度的设计。这是一个新的加密经济的出发点。

  数学家和密码学家迎来了春天

  在加密经济学的背景下,有两种人的春天已经来了。第一种人就是数学家以及密码学家。据我所知,大部分国际上知名的密码学家都有自己的公链项目。在以前他们都是无人问津的,因为密码学家的雇主只有政府和军方。密码学是很偏门的一个学科,而现在这些密码学家走到了经济的前沿和主流赛道里面来了。

  众所周知,以太币最小的单位是 Wei。这个单位来自比特币白皮书里面提到的戴伟(Wei Dai)。他是华裔的密码学家。他在近日就推出了自己的公链项目。

  人们会发现:数学家直接得到了市场认可。而且酬金可能达到上千万美金。这是一个在历史上从未发生过的事情。在以前,数学家想要在短时间内获得自己的成就,是需要通过其他领域的应用来实现的,或者通过股市上的量化交易来达到。量化交易可能让数学家赔得很惨。但是现在他们可以直接筹集到资金然后面对市场。

  制度经济学家迎来了春天

  第二种人是制度经济学家。我在这里把法律经济学也加进来了。因为我虽然是法学院的,但是当时法学院的苏力老师以及他的博士们,实际上都是法律经济学的拥趸。法律经济学的奠基人理查德.A.波斯纳 (Richard Allen Posner)是芝加哥大学的教授,法学家。他曾经对各种法律制度进行经济学原理的分析。

  有一种说法是:经济学在吃掉法学。下图是理查德.A.波斯纳的儿子,艾瑞克.A.波斯纳(Eric Andrew Posner)。他现在也是芝加哥大学的法学教授。他在最近写了一本书。书名叫“Radical Markets”,译作《激进市场》。Vitalik Buterin 给这个书写了很长的书评。法律经济学家,或者制度经济学家提出的设想在什么地方能够最好地实验?答案是区块链上。

  小波斯纳教授在书中提到了几个观点:第一观点是:设想一个“哈伯格税”(Harberger Tax)。每个人定期为自己的财产估一个价,然后按照这个价格去纳税。这个税就是哈伯格税。任何第三方在此期间都可以以这个价格强制收购这个人的财产。哈伯格税只是一个设想。这个设想也是存在争议的。这个税可能会抑制那些从房地产这种垄断性的财产里面获得暴利的人的收益。但它可能会促进资源的使用。这个设想现在还在讨论中。但是如果想进行实验,区块链其实是一个非常好的实验场所。

  另一个观点是关于累进制的投票的。举例来说,对任何一个公共话题,如果一个人想投第二票的话,那么这个第二票的投票权付出的成本必须是第一票的倍数或者是平方数。如此一来,想要一个人在某个议题上投很多票的成本是呈指数上升的。这是一个很有趣的制度。它是关于怎么去评议更富有的人去获得更多投票权的。当然也有投票者可以负担得起巨额成本的可能。当然这个系统的应用也需要区块链上的身份作为一个可信的基础设施作为前提。

  实现这种制度的过程中会存在很多障碍。这种障碍在目前的纸质文件系统中是无法去排除的。换句话说其实存在很多制度经济学的设想和实验,它们是无法在目前的纸质文件系统中便宜的完成的。然而如果把这种设想和实验放在密码学控制的区块链的系统中,它们的完成度可能性会很高。

  对各种思想实验,经济学实验以及制度学实验,区块链提供了一个成本很低的实验的场所。这种实验不需要发生在一个现实国家中,不需要去推翻某个统治者。而且在区块链中可以反复修改制度参数,这种修改都不会对样本造成伤害。这样一来投票的成本会变得很低。

  我们知道西方所有哲学、政治学的开山之作是《理想国》(Republic)。柏拉图在里面提到的最理想的统治是哲人王的统治。第二位才是民主的统治。是否存在这样一种可能性?未来的世界是由一群数学家和程序员来设计的,就像“黑客帝国”中所描绘的那样。这种设计师叫做:Architect。在软件领域中 Architect 是架构师的意思。这样一来上帝其实是一个 Architect,也就是软件架构师。这和哲人王的统治的设想已经非常接近了。我希望大家有机会能够阅读一下《理想国》。有一种说法,整个西方政治学史都是对柏拉图著作的注解而已。

  我们再来看一下智能合约。智能合约是以太坊区别于比特币的特点。而智能合约的概念其实早于比特币,也早于以太坊。大家都知道比特币在 2008 年推出了白皮书,在 2009 年才真正开始在代码层面运行。在这里讲一个笑话。在 2017 年的时候,有些人在应聘中会提到自己有十年的区块链开发经验。回到正题,智能合约概念的诞生是早于区块链的。有很多制度经济学上的思想实验室也是早于区块链的。

  尼克.萨博也是一名律师。他最早为智能合约提出了一个定义:智能合约是一套以数字形式定义的承诺(promise)。合约参与方可以在上面执行承诺的协议。在民法中的合同法中,合同是承诺与要约。承诺是对要约的完整的重复。而一组承诺就形成了合同的约定。当然,它还同时包括了判决以及执行。执行是发生在判决之后的。

  他同时也提出了另一个概念:“智能财产”(smart property)。智能财产是通过智能合约控制的财产。智能合约其实可以简单的理解为计算机语言中的 if-then 语句。但是这个语句不是在一台计算机上运行的,而是运行在以太坊的节点的所有计算机上的。这些计算机同时在执行一个语句。而且这个语句的内容是一致的。所以每一台计算机都在计算同一个合约。这是叫做合约的全球共识。当一个预先编好的条件被触发的时候,也就是预言机被触发的时候,它就会执行相应的动作,也就是决定如何结算如何分发。而处理的对象就是数字资产,也就是智能财产。

  比特币解决了一个什么问题?比特币解决了一个不受线下控制的数字财产的问题。它是一个自足的线上财产。它也为智能合约提供了可供执行的智能财产。以太坊通过每个节点对合约的同步计算以及反复确认。确认的内容不再只是比特币余额,还有合约的计算。这样一来最终就达到了一个智能合约结算支付的执行。而这样一个智能合约的服务是按次付费的。

  有些人会想智能合约是不是可以替代现在的传统合同。但是要实现智能合约的完全替代其实还有很长的路要走。经济学上有一个理论叫契约理论。2016 年两位经济学家获得了诺贝尔奖。其原因就是他们对契约理论的贡献。他们的基本理论基础就是不完全契约理论。

  社会上的事情很多是不能够用契约来解决的。第一个原因是当两方进行契约的时,有时会由于信息成本过高,造成契约无法签订。也就是说未来会发生什么事情是无法全面约定的。因此人们并没有办法确定在这些未知的事件发生时将要如何处理。

  第二个原因是由于无法全面约定,双方在碰到突发事件时都有产生机会主义的倾向。也就是通过损害对方的利益来达到自己的利益。那么这个合同能否订立就是存在问题的。

  第三个原因涉及到了执行方面的问题。就是双方实际上没有办法完整地把判决的信息传达给第三方。换言之,第三方很难获得完整的信息并做出判决。这就会使得整个合约过程是不完备的。因此合同能处理的事情其实是非常有限的,这个处理的过程也是非常昂贵的。

  其实智能合约也是存在一样的缺陷的。当约定变得复杂时,相关的成本就会提高。所以现在智能合约用在哪里最好?答案是博彩,减少了很多出老千的担忧。我们知道 EOS 的博彩项目都快成为“博彩链”了。国内某著名公链项目也拼命地从以太坊和 EOS 上挖博彩项目。所以我们看到,智能合约现在还处于早期。

  现在的智能合约还达不到商业合同要求的复杂程度。这中间可能出现的大量问题也许可以用保险解决。在这个方面,传统合同也是一样的。 当出现了意外情况,由保险公司可以 cover 相关的风险。但是大家要知道有大量的事情保险公司是不会保的,例如运转一些文物。保险公司首先需要一个非常大的数据基础才能够精算出保费和相关的赔率。在这之后它们才能推出相应的保险产品。如果一个风险是不可保的,保险公司也没办法提供相关的合同支持。这是一个很很吊诡的事情。当一个合同干扰因素太多的时候,其实双方是达不成合同的。智能合约也无法解决合同本身的很多固有的问题。当然,还是希望在以后能够把保险和一些不可抗力的波动加入进来,从而可以使用智能合约。但是这在目前还是无法达到的。

  下图中的人是尼克.萨博。他拿着一箱的 token。而这个箱子就可以称之为一个智能合约。这个 key 又是什么呢?key 就是事先约定好的能过触发智能合约的信息。而触发的机制就叫做预言机(Oracle Mechanism)。这个名字中的 Oracle 和甲骨文公司没有关系。预言机的存在不是因为甲骨文公司。它的意思实际上来源于古希腊的神庙里的神谕。

  预言机是链外信息写入链内的机制。链内的信息实际上是一个自足的信息。它的内容都是哈希。一个系统是需要从外界去获取新信息的。因此这个机制是很重要的。而这个机制是区块链无法完成的。这也是现在有很多公司正在投入研究的。

  现在的设想是有几种解决方式:比如说 Augur 以及菩提的项目通过广泛的公众参与,每一个人都选择一个方向,来给出一个结果。另外有一些是关于金融信息的,例如彭博社,路透社。它们是权威的信息。人们可以去采信这些第三方的中心化机构的信息。例如,路透社在 2017 年的时候就提出了以太坊的智能合约可以使用的路透社的信息服务。现在很多以太坊的基金以及很多的条约的触发是借助美国股市的信息来决定的。

  网络赌博是需要随机数的。然而大家知道计算机系统自己产生的都是伪随机数。伪随机数不是真正的随机数。人们希望在未来能够把审计报告,生效判决以及行政命令都当作触发的钥匙。这时就可以事先约定好一个数据格式,然后再来问:你的数是多少?举一个简单的例子:对赌。有一个条款叫做棘轮条款,也叫做对赌协议。这个条款是根据未来的投资公司的估值情况,或许再加一个其他的参数,来调整投资的股权数的。这种官司我自己打过。官司持续了两年但是最后也执行不了。原因是当官司打到第二年的时候,这个公司已经濒临倒闭了,没有价值了。

  假如双方在对赌的时候,约定就以某个会计事务所出具的会计师签字的审计报告为触发条件。这个就可以立刻执行 。 公司的股份是登记在区块链上的。它会执行得非常快,并且不需要法官。如果真的要跟法官解释,当事人可能要花上 10 个小时解释其中的原理,而法官可能要花 20 个小时向审委会解释。这样一来两年过去了,也许都不可能实现股权调整结算,这是很没有效率的。在刚刚提到的情景中,如果是四大会计师事务所,他们可以按照事先的约定提供一个信息,如果四大按照约定好的数据格式把报告发给客户,智能合约自动执行股份的分配,这个事情就结束了。如果有起诉的必要,当事人可以起诉四大和投资方,但是这个胜诉的举证责任和时间的成本就转移方向了。所以区块链其实不排斥结合链外的信用来做事。这个是我最近的思考,不知道对不对,在这里跟大家做一下交流。

  在软件开发中有两个术语,一个叫耦合(Coupling),另一个叫内聚(Cohesion)。而这两者实际上在描述同一个东西。就是在内聚的同时也存在解耦。

  什么是开源的玩法的本质呢?开源实际上是把微软等整体工作的公司的工作拆分出来了。也就是把原来是内部工作的开发和测试拆分开来。这个过程就提供了很大的价值。开发人员在进行测试的时候不知道自己要测试什么。在不同的环境里测试的结果是不一样的。但是当最后这个软件完成开发,它面临的场景是千差万别的。开发人员最后实际上需要一千家企业去进行测试。最后可能期望一千家企业里面有两百家会采用这个产品。以上讲的这些是让大家理解这个商业玩法的核心。区块链作为一个工具,它提供了一些什么样的产业链条的重组,以及又提供了哪些机会。

  而比特币又解耦了什么呢?比特币解耦了记账和支付。传统的支付和记账都是银行的工作。一个人把一个东西支付给另一个人,是把指令交给了银行。这个指令具体执不执行是银行的决定。可能出现一种情况:支付方已经被最高人民法院拉入黑名单。银行会把这笔款项优先冻结,并依据法院的指令支付给债主。这样一来,钱就无法支付给原本的对象。也有可能出现超限额的情况,大家可能碰到过,银行会告知不好意思,今天的付款已经超过了 5 万元限额,这很让人烦躁吧。而现在呢,通过比特币,可以支付任何自己想支付的量。在比特币网络上有过一个实验。转账价值 500 万元美金的比特币的费用和转帐五块钱价值的比特币是一样的。

  而传统的 swift 系统是按照总金额收取费用的。而且很个过程非常慢。比特币很快,只需要一个小时。而且矿工是不管支付的。无论涉及到多少钱比特币工作者都不关心支付的相关问题。他们只负责把交易指令打包。而且他们是看不见交易的内容的。所以这个解耦创造了巨大的价值。

  大家在考虑相关的事情的时候,请不要总是从去中心化的角度来思考。换句话说,就是大家在做这方面的商业设计的时候,不一定非要从去中心化的角度来考虑问题。当然在以上这个情景里面,其实完全可以从去中心化的角度来讨论这个问题。比如:矿工去中心化了。其实不是这样的,它的核心在于解耦。

  以太坊内聚了签约和判决。判决就是刚才提到的预言机系统进行的执行。我们知道,传统的签合同的过程是:双方签约。然后在双方龃龉并谈不拢了之后,有一方要去法院起诉。所以现在法院把判决和执行分得很开。我去朝阳法院申请执行的时候,法官说:“不好意思请去小红门,你走错地儿了。”在过去签约,判决和执行是分得很开的。但现在在智能合约签约的时候,判决和执行都内嵌在其中了。它是一个自治性的一个系统。这个内聚也提供了巨大的价值。大家从商业上考虑的时候,多从这方面去想。现在有很多人问,以太坊之后是什么?有人宣称自己是以太坊 2.0,比特币 3.0 或者是区块链 3.0,4.0 甚至 6.0 的。但是,你要明白你到底做了什么改进?

标签:一个 这个 指令 开源

版权声明:本文章,于2019-09-07 00:12:08,由han7rui发表。

转载注明出处:http://www.zhohua.com/chuangtou/chuangye/18763.html


留言与评论(共有 0 条评论)
   
验证码: